首页 > 历史军事 > 我家的天后是个小可爱 > 楔子

楔子(1/2)

目录

2021年6月,帝都。

何洪铭躺在帝都的出租屋里。

已经是凌晨4点半了,看着透过纱帘已经泛白的窗户,他辗转反侧怎么也睡不着。

今年已经26岁了,他前半生舟车辗转的他已经不是徘徊在各个省市了,都已经徘徊到了各个国家了,尽管如此,何洪铭还是依旧一事无成。

小时候跟着爸妈从南方搬迁到了北方,所以各个地方的方言也都会一些,但是这个技能除了套近乎以外好像一无是处。

高中开始又去阿梅利洲留学,在阿梅利洲六年里除了英语口语为了打游戏能语音撩小姐姐练到了母语级,最后连个正经文凭都没有混回来,每天除了花天酒地纸醉金迷就是沉迷网游。

回国后做过唱歌主播,开过游戏公司,反正就是干啥啥不行,干饭第一名。

前几年终于打定心思去樱花国学学新东西,然而好巧不巧永恒之塔出怀旧服了。于是历史再次重演。

他躺在那个已经被他压出个人型的床上慢慢地回想着前半生的过往。

“这都是啥啊”何洪铭发出了咸鱼的无能狂怒。

“咣”

“你不睡觉别人还睡呢”

从隔壁传来了一阵伴随着怒吼的巨大的砸墙声。

“切,你要是睡着了能听见我在这干嚎?”何洪铭摸摸自己的额头低声腹诽着。

“嗡嗡”

“嗯?这个时候还有人找我?”

何洪铭拿起手机,看着手机屏幕上刚刚的扣款信息:“尊敬的ZS银行用户何洪铭先生您好,您尾号3844的储蓄卡刚刚在TX视频消费6元,余额18974元。”

数秒空气凝固般的寂静之后

手机随着无力的手掉到了地上

“糟糟糟糟遭,现在的我穷的不配换新手机”

何洪铭赶紧随着手机的光线从地上捡起了手机就着翻白的天色上下左右的检查了一下,还好在并夕夕上买的手机壳还是可以防住一米以内的磕碰。

现在的何洪铭在一家私企当着总助,说是总助,其实整个公司一共就8个人,而且老板的脑子好像还有点不好用,就什么赔钱做什么,谁劝都不管用,总之就是头铁。

在帝都拿着5000一个月的工资,要不是父母还想着这娃是亲生的,怕是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

“以后我要做什么啊,这样天天起的比鸡早,睡的比狗晚的日子也不是个头啊。”

再有几年就是三十而立的年龄了,按照现在的情况来看,谁说事业没立住,就冲这身体情况,后面怕是全身上下都没一个器官能立起来的了。

“我还能干点啥,要不重拾旧业做个主播?但嗯唱歌不精通”何洪铭从初中开始就是学校合唱团的“首席”男低音,当然这个首席是他自封的。一直到大学抽烟抽坏了嗓子之前,不得不说他的声音还是很好听的,起码曾经有几个女朋友是因为这个喜欢他。

“开发游戏么”算了,大学期间创办了一家游戏开发公司,赔的血本无归,甚至他爹直接停了他的信用卡,美其名曰“你就是去种地都比现在赚的多得多。”

“要不然试试码字写小说?”虽说何洪铭从初中开始就看小说了,但是吧,写小说这个事儿跟说相声是一样一样的,听得多,看的多,就开始膨胀了。

嗯。我很强,这不是有手就会系列?

然而,当你真正去做的时候,就会发现不努力一把还真不知道自己是个废物,看着自己绞尽脑汁写出来的500多字。呵呵,告辞。

由于不是看着电脑打游戏,就是低着头看小说,本该是时值壮年的他已经落下了一身病

颈椎病都是常规操作了,什么高血压,痛风,就变着法儿的往身上贴。

终于,何洪铭躺不住了,不是因为别的,是肚子太大无法呼吸,脖子太疼躺着难受。

他拖着270斤的身体挪到了厨房,是的,他饿了,毕竟270斤,有一种饿叫做你脑子觉得你饿了。

何洪铭开始翻箱倒柜看看有啥吃的,他打开了柜子,u,他又拉开了抽屉,u,最后打开了冰箱,豁!!!

“白天和晚上都是冬夜

悲伤的到来我从不拒绝

反正亦是空空空空如也”

何洪铭不自觉的唱出了声,是的,他家的厨房就像歌词一样,全是悲伤--空空如也,除了冰箱里那3瓶为不知道啥时候买来的啤酒,可以说是寸草不生了,应了那句蟑螂在他家都能饿死。

作为21世纪的8无少年肥宅,嗯好吧,说是少年吧好像?稍微?有点?不要脸了,反正就是这个意思吧,已经习惯了顿顿外卖的何洪铭已经不知道多久没有去超市囤货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