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女生小说 > 你个逆子!!! > 第162章 第162章你儿子真可爱

第162章 第162章你儿子真可爱(1/2)

目录

虞衡听得心脏骤然剧烈,无论多久,无论多生气,赵骋怀永远能够准确的挑起的情绪。

为十七后归来的人,对漫长时间没有太多概念。

然,赵骋怀成熟的面容,低沉的语调,都在不断诉说——

有人等了很多。

也许是轻时候的幼稚,也许是为猎场王的傲慢。

双深邃漆黑的眼眸,显『露』出十七岁月的痕迹,哪怕一眨眼,都透『露』出赵骋怀无言说的后悔。

轻轻握住虞衡的手指,宛如祈求。

“你不会再离开我了,对吗?”

虞衡硬起的心肠,瞬间柔软。就算想大声怒斥赵骋怀,把这个心思迥异的坏弟弟重新改造,也无告诉“不”。

“嗯……”

低沉的回应,圆满了赵骋怀等待许久的答案。

即使心中预演了千百次的冲锋,也不如虞衡一声认同来得热烈。

久别重逢的两个人,在关的卧室全然忘记了时间,更不记得别的事情。

南宫狰最快的速度结束洗澡,发梢湿润,还滴着温柔的水。

然,只见到紧闭的卧室门,视线稍稍逡巡,就能确定谁在里面。

对言,像一直是这样。

爸爸和赵骋怀共处一室,再也没有留的空间。

掌控着这间房子所属权的男人,在爸爸回来的一刻,又回归了曾经的孩子地位。

站在门外,确定这门不会为打开,徘徊犹豫了一会儿,转身楼。

宽敞的别墅,产生了令窒息的空气。

南宫狰毫不犹豫的走出家,任由大门摔出狠狠的声音。

夜『色』朦胧,路灯微弱。

顶着一头湿发,穿着单薄的t恤长裤,被凉意浸润得意识清醒。

赵骋怀是不可取代的。

就像虞衡也是不可取代的父亲。

翻来覆去自我折磨的南宫狰,忍得住踹开卧室门的冲动,但忍不住自己的胡思『乱』想。

等到人回过神,已经熟练的走到了叶振南家门口。

这间叶小叔送侄子的别墅,亮着昏黄的灯光。

可惜些温柔灯火没能平复的怒火,反使更加委屈。

南宫狰狠狠抬腿揣在门,发出沉重的声响。

不过一会儿,震惊诧异的叶振南打开房门,慌『乱』的把人抓进屋。

“小祖宗你又怎么了?”叶振南皱着眉,赶紧忙碌起来,“头发都是湿的,虞叔没你吹?”

火浇油算最行,南宫狰恶狠狠的挥开扑过来的干『毛』巾,“叶振南,我生气!”

“生气也要把头发擦干啊。”

叶振南太熟悉的任『性』,“不要『毛』巾,我你吹吹头。”

“我不要吹头!”南宫狰顶着一头凌『乱』湿发,“我要听故事!”

故事……

叶振南把人往卫生间推,头痛不已。

什么故事啊?怎么最擅长讲故事的虞叔回来了,老大还是要听故事。

一晚兵荒马『乱』,睡一觉无事发生。

昨晚还气得徒步走到叶振南家里,要听故事的南宫狰,睁开眼睛就往自家赶。

客厅整洁安静,一切都像离开时一样。

手机没有未接,更没有听到任何人寻找的消息,难免有些失望。

然,失望之后,南宫狰又乖乖走进了厨房,烧起了水。

虞衡前熬夜再晚,早都会煮面。

步骤简单,烧水、面、调料,就算是九岁孩子都能学会。

南宫狰二十六了,已经是九岁的无数倍,站在灶台前等待水沸,丝毫看不出半点异样。

“你昨晚出去了?”

门外传来讨厌的声音,南宫狰不回头也知是谁。

不回答,赵骋怀完全不介意。

“我告诉你爸,你应该是去找叶振南了,不用担心。”悠闲依靠门框,叮嘱,“这么大的人了,后出门小声点。”

南宫狰恨不得一锅沸水泼到赵骋怀脸。

恶狠狠的看着这家伙,质问:“你这么大的人,为什么还要跟我抢爸爸!”

赵骋怀双手环抱,即使银亮的项链顺着脖颈藏进衣领,也会无遮掩的显『露』出南宫狰不想看到的痕迹。

“因为不属于你,也不属于我。”

的语气带着怀念,透过南宫狰看到了一颗幼稚的灵魂。

“是我们离不开。”

整整十七时间,赵骋怀证明了自己的离不开,也见证了南宫狰的无离开。

们都在不断的寻找虞衡的影子,哪怕静谧安详的病床,躺着容貌熟悉的男人,们也不会承认:虞衡再也醒不过来。

南宫狰回忆起了虞衡转变时的次摔跤。

赵骋怀回忆起了虞衡所说的十八后又是一条汉。

们仿佛一直在赌虚无缥缈的希望,直到躺在病床的人真正消失,希望才渐渐绽放出们渴求的亮光。

“我们可做友的一家三口。”

赵骋怀的威胁,永远带着建议的口吻,“你也是我的儿子,我不会想看到你因为违反律,被警察抓走,惹你爸伤心。”

南宫狰眉目紧皱。

赵骋怀无数次用这句话威胁,也无数次的成功。

甚至隐约觉得,自己再在爸爸面前拆赵骋怀的台,赵骋怀就要带着爸爸永远离开。

危机意识极强的南宫狰,难得没有反驳。

赵骋怀挑眉瞥了一眼锅,提醒:“水开了,该面了。”

南宫狰怒火攻心当场就想掀锅不干,一刻就听到了疲惫的呵欠声。

虞衡问:“你在厨房门口守着干什么?”

赵骋怀转头答:“狰狰在做早饭,怎么不多睡会儿?”

虞衡想多睡,也不敢睡。

怕南宫狰气得一走了之,做出什么无挽回的事情。

幸,一觉醒来,孩子在厨房。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