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军事 > 恶毒男配不争了[重生] > 178、大结局

178、大结局(1/2)

目录

不行,不能掉出去,这里不是属于他的时空,他要回去。

可无论他如何迫切的想要做些什么,都无能力为,他试图从空间甬道的缺口飞出去,可机甲的手指在碰到缺口,就被一股无形的空间之力削掉了半个手掌。

“警告,警告,机甲作弊失去控制,损耗超过30%。”机甲的警报系统忽然开启。

盛恒扫了一眼屏幕,这才发现,机甲的左半个肩膀居然已经被完全削掉了。

刚才空间甬道崩坏的时候,虫皇因为体型巨大无处可躲,瞬间就被大卸八块,而机甲因为体型较小,又是直立在甬道内的,所以只削掉了半个肩膀。

“还好没有削到能源仓,不然就麻烦了。”盛恒暗道一声侥幸。

“警告,警告,前方出现无法计算的强大力量,建议尽快闪避。”机甲警报系统再次出声。

无法计算的强大力量,是指时空出口吗?也是,时空出口是结合了时间和空间的力量,这是联邦科技还无法计算的东西,是由虫皇的精神力开辟出来的。

等等……

精神力开辟出来的。

盛恒呼吸顿住,望着眼前越来越近的出口,来不及深思,识海里精神力涌出,全部附着在空间甬道之上。

从进入空间甬道开始,盛恒就是靠着追逐虫皇附着在甬道上的精神力来最终虫皇的,所以虫皇的精神力在甬道内是如何分布的,他一清二楚。盛恒并不知道如何用精神力开辟甬道,所以只能死马当活马医的把他记住的所有虫皇精神力的分布原样画了出来。

当盛恒的精神力顺着碎裂的甬道蔓延向甬道的缺口时,神奇的一幕出现了,只见那缺口处忽然生出一股无形的时空之力延长了这条破碎的甬道。那甬道随着盛恒的精神力的蔓延不断的延长,然后越来越长,与此同时,盛恒的识海忽然开始和这片时空之力共鸣。

这种共鸣像是一声来自太古的钟鸣,悠远深邃,让人不禁沉浸其中。盛恒不自觉的闭上了眼睛,细细的感受了起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当盛恒重新睁开眼睛的时候,他的前方已经出现了一条悠长的甬道,那甬道中满是属于他的精神力。

“警告,警告……危险解除。”机甲的警报声也已经解除。

盛恒透过屏幕看向自己刚才掉落的地方,那里依旧有一个出口,非常的近,近到他甚至可以通过这个出口看见外面的太空。他忽然生出一股好奇,想要凑近了看一看,那个出口后面到底是另一个时空,还是另一个文明?可最终他还是忍住了。

他不敢。

刚刚,他感悟了用精神力开辟空间甬道的方法,从而知道了这种能力的强大和玄妙。空间甬道中纵然有着许多的时空之门,但并不是每一个时空之门你都能穿越而过。时空之门的出口拥有强大的空间之力和时间之力,如果出入的人精神力不够强大,会在瞬间被这两股力量绞成飞灰。

所以他总算知道,为何虫皇在空间甬道内逃了这么久,遇见了这么多的时空出口,却并没有逃出去的原因。不是它不想逃,而是它也不确定自己是不是有能力穿过时空之门。如果不是如此,虫皇只要随便挑选一扇门跳出去,就能摆脱他的追捕了。

“越是靠近自己当初进来的地方,时空之力就越小。”盛恒如此想着,操纵着机甲开始沿着空间甬道往前走。

空间甬道悬在一个虚无的空间之中,这片虚无中没有方向,没有前后左右,只有一条悠长蜿蜒的甬道,和一扇扇时空之门。盛恒只能被动的沿着这条甬道往前行走,然后从那一扇扇的时空之门中寻找属于联邦的那一扇门。

如此,一扇门一扇门的试探着,盛恒都不记得自己走过了多少闪门了,他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他走过的门一定比他来时经过的要多得多,可是始终找不见属于联邦的那扇门。

是自己使用精神力的方法不对吗?所以时空甬道方向不对。

“咕噜噜~~”

盛恒捂着肚子,却并没有去取储存的营养液。他看了一眼时间,自从进入甬道已经过去三天了,机甲内储备的营养液够他吃上七天,但盛恒还是决定省着点吃,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从空间甬道里走出去。

“这么久了,外面肯定以为我死了吧。小暠……哭了吧。”盛恒想起他给晏暠打的最后一个通讯,心头就是一酸。

他当时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打那个通讯,在那样的紧要关头下,他应该顾不得其他才对。可他还是打了,他当时只有一个想法,就是一定要和晏暠道别。

【学长,加油。】

“我会加油的。”加油回去。

盛恒重新振作起来,驾驶着机甲继续前行。他给自己定的期限是营养液吃完后的第三天,那之后他再没有补给,就只能从其中一个时空之门出去了。

=

联邦。

联邦大学里,何邵在教室门口整理了一下衣服,微笑的嘴角也压了下来,一本正经的走进了教室。

“同学们好,我是你们未来四年的班主任,何邵。”何邵正要继续介绍一下自己,底下学生们却忽然尖叫了起来。

“啊啊啊,何大师,是晏暠阁下实验室的首席机甲制造师吗?您居然是我们的班主任,天啊。”

“何大师,以后是您教我们制造拟态机甲吗?”

“我听说您大学的时候和晏暠阁下是室友,是真的吗?”

“晏暠阁下制造出了十级拟态机甲了吗?”

“您会邀请晏暠阁下给我们授课吗?”

“我能参观晏暠大师的实验室吗?”

……

“闭嘴。”何邵被吵的脑袋嗡嗡的响,重重的拍了一下讲台,威胁道,“再吵,学分全部扣光。”

五年前,虫皇被重伤之后遁入虫洞,之后便没有再出现过。联邦无法判断虫皇的生死,但还是决定趁着虫皇不在收复失去的星球。而随着拟态机甲的普及,以及拟态机甲威力的提升,太空中的虫族已经对联邦形成不了太大的威胁。一年前,联邦终于收回了所有被虫族占领的星球,并且击杀了99%的虫族。只留下了1%的虫族,圈养在一颗偏远的小星球上供给科学家研究。

自此,联邦和虫族的争斗算是彻底告一段落。

但联邦并没有因此彻底放心,为了防止重蹈覆辙,联邦开始大力推行拟态机甲的,给予了第一个制造出高级拟态机甲的制造师晏暠所有的人力物力,让他尽情研究。

而晏暠在盛恒消失的一年后从战神军团回到了联邦,之后便一直待在联邦为他建造的实验室里,再没有离开过。这五年,晏暠在机甲上的研究可谓是一日千里,如今已经制造出了九级拟态机甲。当初从联邦大学毕业,和晏暠同一班的学生们大多都进了晏暠的实验室,而他们那一班也成了联邦大学机甲制造系的传奇一班,成为了联邦各处争抢的人才。

而何邵这一次之所以会回来联邦大学当班主任,是禁不住他亲叔叔的请求,答应了回来带一界学生。

开完班级会议,何邵便去了实验大楼,刷卡,进入十楼。

如今的十楼实验室也给他单独安排了一个小实验室,虽然不如庞老的大气,但当初他可是一个连上十楼资格都没有的小菜鸟啊。

推门减去,一个俊秀瘦弱的背影正伏案画着什么东西。

“累死我了,小暠,一会儿我们吃什么?”何邵进门就喊道。

晏暠转头,看了一眼何邵,笑了:“今天不就开个班级会,和学生们互相认识一下,怎么就累着你了。”

“你别提了,全是你的粉丝,一个个上来就喊着让我带他们来见你。他们这要是知道你就在这里,估计能把这大楼围了。”何邵道。

晏暠弯了弯眉眼,笑出一个酒窝,低头继续画图。

何邵走过去,看了一眼图纸。

空间探测器?

盛恒始终之后,联邦一直没有放弃对他的寻找,但依旧没有消息。所有人都觉得盛恒不会再回来了,就连盛上将也没再要求军部继续寻找了,但晏暠却自学了空间探测技术。这些年一有空了,就画图纸,改造空间探测器。其实就算让他找到了虫洞又如何呢,五年了,盛恒不可能还活着。

前两年何邵气急了,忍不住冲晏暠说盛恒已经死了,你该往前走了。当时他以为晏暠会哭,会喊,会跟他生气。但只要这个点过去了,人就走出来了。可是晏暠呢,什么话也没说,过了几天给了整了一篇关于虫洞的论文出来。然后从空间,时间,位面,多角度阐述了一下盛恒活着的可能性。

何邵当时就听懵了,从那之后,他就再也没提过让他放弃寻找盛恒的事情。毕竟想要说服他,你就必须写一篇比晏暠拿出来的论文更强大的一篇论文来说服他。

在写论文这方面,何邵自认,八百年他也赶不上晏暠。

“对了,听说郁元帅要退休了?”何邵见时间还早,便在晏暠旁边坐了下来。

“嗯,其实五年前对抗变异虫的时候,郁元帅就受伤了,确实也该退休了。”

“我还听说,新任元帅会从盛卓中将,和司马明轩两个人里面选一个?”何邵道。

“应该吧,不清楚。”晏暠不大关心这些事情。

“你想谁当?”

“没想过。”

“其实你只要把九级拟态机甲给盛卓中将,联邦元帅铁定就是盛卓中将的了。”何邵建议道,“虽然吧,你一直刻意回避和战神军团的关系,但这件事情我觉得联邦应该不会太介意,反正这两位都是合适的元帅人选。”

“不要,我制造的机甲只给学长驾驶。”晏暠道。

“……”又是这句话。

晏暠作为高级机甲的创始人,又是唯一一个S级精神力的机甲制造师,他制造的机甲无疑是联邦最好的。全联邦的机甲制造师,上到联邦元帅,下到一个普通小兵,谁不想驾驶晏暠制造的机甲。可偏偏,晏暠大师制作出来的机甲就一直陈列在实验室里,谁也不给碰。对外放话说,他制造出来的机甲,第一个驾驶的人一定是他的未婚夫。

他未婚夫是谁,盛恒啊,一个消失了五年,再也不会回来的人。

好在这五年联邦没有大型的战事,再加上晏暠从不藏私,每次有了新的突破都会对外教授。联邦优秀的八级九级机甲制造师也不少,慢慢的也都掌握了八级拟态机甲的制造方法。如今陆陆续续的,各大军团也有了一两台八级拟态机甲。可九级拟态机甲就不同了,目前为止只有晏暠能制作出来。

这毋庸置疑是联邦的最高战力了,这样的一台机甲,就那么眼睁睁的放在实验室里陈列,可把军部的那帮人馋坏了。

“可是联邦有规定,联邦元帅可以拥有联邦最高军事武器的使用权。司马明轩眼馋你的机甲不是一天两天了,要是他当选了肯定会来找你的。”何邵道。

“他要是识相就不会来找我。”晏暠头也不抬的道,“联邦能制造出九级拟态机甲的人只有我,可联邦元帅不是有两个候选人吗?”

“诶?是啊,我怎么没想到,司马明轩就是当选了,没有特殊理由也不敢找你要。”何邵一拍大腿。

“嘀嘀,嘀嘀!”

忽然,晏暠手腕上的光脑终端闪烁了起来,晏暠脸色一变,立刻停下了手里的动作。

“检测到虫洞了?”这些年,何邵已经渐渐熟悉这种警报声了,这些警报声是晏暠投放在太空中的空间探测器传回来的。

因为知道军部已经对盛恒的生存不抱希望,晏暠便开始自己寻找,他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投放一定数量的探测器进太空,且连接的都是他自己的光脑。这些事情联邦也知道,但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怎么搭理。这几年里,探测器也响过几次,但都不是盛恒,只是一些太空粒子运动形成的小型虫洞而已。

晏暠没有回答,而是迅速判断出信号来源于哪一个探测器,接着飞快输入一串指令,掉出了那台探测仪器周围的视频画面。

画面中一个小型的虫洞正在形成,虫洞的中间是一个大概盘子大小的圆形黑色空间,四周是扭曲的空间之力,那个圆形的空间不断的旋转着,搅动着周围的空间慢慢扩大,慢慢扩大。

“这个虫洞是不是扩大的太快了?”这些年晏暠一直观测虫洞,何邵跟着见了不少,这还是他第一次看到一个如此快速成形的黑洞。

“不只是快,还是匀速的。”晏暠的拳头紧紧的攥着,匀速的黑洞,这表示孕育这股虫洞的力量是匀速释放的。

太空虽然有很多的奇迹,但偶然形成的虫洞匀速扩大,几率实在是太低了。

“是学长。”有一个声音在晏暠的脑海里告诉他,那里面的是盛恒。

又魔怔了,何邵暗暗叹气,每一次有虫洞,晏暠都喜欢里面是盛恒。

画面中,虫洞越来越大,越来越大,终于有一缕光从里面透了出来。那是一抹蓝色,一抹耀眼的犹如宝石一般的蓝色。

这一刻不只是晏暠,就连何邵也呆住了,所有人都认识盛恒驾驶的那台机甲,那是联邦载入史册的第一台高级拟态机甲,那是一台通体湛蓝色的机甲,取名“胜利”的机甲。

难道真的是盛恒。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