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新站 > > 小贼哪里跑 > 第67章
    南宫殇醒来的时候只觉得头疼得快要裂开了,揉了揉太阳穴,一时不知身在何处,现在又是何时。

    刚想要翻身下床,却被一床的狼藉震惊了,床上点点滴滴的鲜红格外刺眼,刺激着南宫殇的神经,昨晚上的一幕一幕慢慢展现在眼前……

    昨晚他和皇叔约好不醉不归,然后两个人都喝醉了,再然后……南宫庆在他身下蹙眉呻吟的模样突然跳跃出来,白皙的身子,光滑的肌肤,还有那炙热又紧致的地方,南宫殇觉得自己又燥热了起来。

    可恶,怎么会这样!

    身旁的位置已经空了,也不知道皇叔什么时候回去的,看样子昨晚上似乎弄伤了他,也不知道要不要紧。

    一个早朝的时间南宫殇都心不在焉的,南宫庆果然告了假没有来上朝。

    早朝结束,南宫殇便寻了要探望皇叔的理由去了庆王宫。

    庆王的脸色倒看着还好,只是伤的不是地方,不宜走动,南宫庆干脆就装病躺在床上休养了。

    南宫殇进屋见到南宫庆时掩饰地咳嗽了一声,“咳,那个,皇叔,您身子还好吗?”

    南宫庆很是淡定,完全不像是经历过昨晚上事的人,“臣没事,大概是昨晚上喝多了酒,又吹了风,有点着凉。劳烦皇上挂心了。”

    南宫庆的这番态度让南宫殇有点错愕,让他都有点怀疑昨晚上的事到底是不是真实发生过的,难不成只是他的一场春梦!

    “你们都下去吧,朕有些话想和皇叔单独说。”

    屋里只剩下了叔侄两人,不等南宫殇开口,南宫庆却先说话了:“皇上,昨晚上只是一个意外,你我都喝多了,您不必介怀,就当昨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好了。”

    “你……”南宫殇被南宫庆呛的连准备好的话都忘了,他怒极反笑,“好,很好,还是皇叔识大体,昨晚上朕与皇叔相谈甚欢,不知不觉便喝多了,然后便睡着了,皇叔醒后便离开了皇宫,如此而已。皇叔身体有恙,便好好休息吧,朕还指望着皇叔您辅佐朕左右,肃清朝堂不洁之风。”

    “臣定不辱使命。”

    南宫殇轻哼了一声,不再多说什么,气匆匆地走了。

    看着南宫殇离去的背影,南宫庆心里说不出的落寞,昨晚上随时意外,却是南宫庆这辈子最开心的时刻,只有昨晚上他的殇儿才是完完整整只属于他一个人的。只是恐怕以后再也不会有这样的时刻了,但愿殇儿不要太讨厌他。

    新年临近,家家户户都开始张灯结彩,只有县衙显得甚是冷清,大部分人都早早地回家过年去了,只剩了陈梓陌、黎落、路辰和已经无亲无故的小七。

    萧然也被自己老爹叫回家过年去了。

    年三十这天,萧然跑到县衙,二话不说就拉着陈梓陌往家里带,还不忘捎上黎落和小七。至于路辰,大概始终在暗处跟着陈梓陌吧。

    “我爹说了,过年就得人多才热闹,今晚上大家就敞开了喝,萧家客房有的是,喝醉了就直接住下。”萧然这番话说的甚是豪气,陈梓陌笑了笑,没有拒绝。

    萧老爷见到陈梓陌一行很是热心地招待了一番,他是真心喜欢陈梓陌这孩子,可惜这孩子命苦,无父无母,连唯一相依为命的爷爷也在三年前去世了。

    “梓陌啊,你就把这里当成你自个儿的家,别跟你萧伯父客气。”萧老爷拉着陈梓陌的手一阵嘘寒问暖。

    “谢谢萧伯父。”

    “哎呀,客气什么呀,瞧这孩子。”

    萧然在一旁撅着嘴,他爹见了陈梓陌就跟见了什么宝贝似的,到底谁才是他的亲生儿子呀。

    小七偷偷地在一旁笑了起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