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2/2)

罗永恒:“你不是嘲笑他像狗吗?”

蒋少琰:“我可去你的,我叫我家金毛就叫傻狗,看他顺眼才赐予他这个爱称。”

罗永恒:“……琰哥你真的很难懂。”

蒋少琰:“?”

“我可提醒你啊琰哥。”罗永恒语重心长地说,“遇到个这样掏心掏肺对你好的人不容易,你要是有什么想法一定得跟他说清楚,否则搞不好会因为误会错过彼此……”

蒋少琰一脚踹开他:“电视剧看多了吧。”

罗永恒说教不成,郁闷地继续打球去了。方才几句话的时间里汪哲已经跑到了篮球架下,喘着气把刚买来的矿泉水递给蒋少琰。

“我说了要冰的吧。”蒋少琰拧开常温的矿泉水瓶说。

“学长,喝冰的对胃不好。”

蒋少琰勾了勾手指:“你过来。”

汪哲不假思索地凑近了些——

蒋少琰手悄悄绕到他背后,猝不及防地泼了他一脖子的水。

“傻狗。”蒋少琰看他狼狈擦水的样子笑道。

十月份的天气仍带着夏日的余热,汪哲这一趟来回脖子出了些汗,上衣背后也湿了一小片,蒋少琰用自己要喝的小半瓶水替汪哲冲掉了黏腻的汗,还觉得自己挺体贴大方。

汪哲擦水的手微不可察地停顿了下,随即又像往常那样温温柔柔地笑了笑,没有说什么。

由于要准备节目,蒋少琰吃了晚饭后就去排练厅帮同学准备演出道具,他们系准备的是一个小品,校庆那天演出。

蒋少琰自然是轮不到上场的,一来形象实在不适合,二来他往台上一站,台下怕是没一个人敢笑出声,所以他的任务就是和其他未参演的学生一起准备演出道具。

蒋少琰还算有集体意识,认真负责没有划水,一直忙到了晚上九点还没回宿舍,反倒是下了晚课的汪哲来排练厅找他了。

汪哲自告奋勇地承担了苦力的角色,他人高马大,力气居然也不小,普通人要两只手才能提起来的东西,他一只手就能轻轻松松拎起来,省了不少事,比原定计划提前半小时完成了任务。

两人出了排练厅一前一后地往楼下走,外面天色已经彻底黑了,等回到宿舍洗完澡大概快十一点了。

“学长,还练舞吗?”汪哲不太自信地问。

蒋少琰知道他期待了很久,见他眼神亮亮的,罕见地心软了,不忍让他失落。

“练吧。”

“好的!”汪哲笑得一脸灿烂,明明生了副男神相貌,却总是笑得像个智障儿童。

蒋少琰好笑地看了他一眼,突然余光瞥见下层楼梯有个鬼鬼祟祟的人影一闪而过。

他们两个因为留下收拾场地所以最晚走,现在楼里已经没人了,虽说排练厅没什么值钱的东西,但要是丢了点公共财产也挺麻烦的。

“谁啊,站住。”蒋少琰没多想,一步跨了出去想追过去看,脚一落地就察觉到了异样。

可惜已经来不及了,泼了油的地面滑腻无比,脚底一沾上就呲溜滑了出去,他瞬间重心不稳,一脚踏空,直直地朝楼梯下摔去。

天旋地转间,他只听见身后的汪哲大喊了一声“学长!”,随即被一只强有力的手臂拉进了一个结实的怀抱,紧紧护住。

刹那间心跳骤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