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1/2)

邹锐之后三天都没来找他,蒋少琰估摸着这大约就是所谓的冷战期吧。他没有主动求和的心思,就这么断了往来也无所谓,反正原本的那点好感都快被对方糟蹋完了。加上校庆日即将来临,所有学生都在忙着准备节目和之后的舞会,他也不例外。

前年的舞会蒋少琰因为惹了不少事被下了禁令,不准参加一切校园活动,去年的倒是参加了,不过他笨拙的跳舞视频被人拍下,在T大学子间流传一时,这种屈辱他不想再经历第二次。

周末,蒋少琰回了一趟家,他家离学校远,他爸经常出差不在家,所以通常两三周才回一次。

汪哲像是送孩子出远门的家长一样,还给他切了水果,叮嘱他在两个小时的路上吃。

蒋少琰无语,皱着眉把最大的几块蜜瓜统统塞进了汪哲嘴里,减轻行李重量,剩下的带走了。

一回到家,蒋少琰就接受了他爸亲切的“盘问”。

“宝贝啊,在学校有没有喜欢的alpha啊?有的话赶紧处对象啦。”

这爱称对于已经二十出头的蒋少琰来说实在有些肉麻,某次跟他爸语音的时候被柳函听了去,那家伙就一直用“琰宝”打趣他,不管听几次都很想揍人。

“爸,您别操心了,我自有分寸。”

蒋少琰家是单亲家庭,他的alpha父亲在他还没出生前就出轨跟别的omega跑了,是他爸从小把他拉扯大的。

他爸对工作虽然很执着有韧性,但本质上还是个柔弱的omega,独自一人抚养孩子吃了不少苦,蒋少琰看在眼里,从很小的时候起就暗暗下定决心,以后要成为能保护爸爸的人。当别的omega还在温室里娇生惯养的时候,他已经跟着其他alpha和beta在道馆里挥汗如雨了。

他必须比别人更努力,更坚强,才能突破生理的限制,做一个能扛起家里顶梁柱职责的omega。

或许正是因为alpha父亲的缺失,蒋少琰很难对alpha有信任感,这也是他一直找不到心仪对象的原因之一。

蒋父仍然很忧虑,吃饭时还在讨论这件事:“不然我再打听打听有什么新的抑制剂可以缓一缓吧。”

蒋父是搞科研的,认识些研究抑制剂的医师,但蒋少琰立刻阻止了他不切实际的想法:“要是有,早就投入市场了,没发售还在研究阶段的,我也不敢用啊。”

蒋父听了觉得有道理,无奈地叹了声气:“我不想让你到时候没办法,随便找个人过了,就跟我当初似的。”

“放心吧,爸。”蒋少琰安慰道,“发情期也不是一定要完全标记,我之后还可以找对象啊。”

“说是这么说,可是……”

蒋少琰懂他爸的意思,虽然发情期可以不完全标记,但互相结合是必须的,一旦alpha散发出强有力的信息素压制omega,即使不情愿也只能任人玩弄。

不管他武力值再怎么高,一旦抑制剂失效发情期来临,就只能屈辱地任alpha宰割,omega是天生的弱者,刻在基因里的东西实在难以改变。

“总之,我不会让人欺负的。”他只能先这么安抚。

吃完饭,蒋少琰没什么事做,窝在自己房间里刷着微博萌宠,刷着刷着就想起了寝室里那只汪,也不知道在干什么……算了,那家伙比他居家贤惠多了,肯定能照顾好自己。他刚想退出微博打两盘游戏,突然手机一震,意外地收到了邹锐的视频通话邀请。

他犹豫了一会儿,还是点了接通。

“嗨,宝贝儿。”

邹锐的脸瞬间呈现在手机屏幕里,似乎刚洗完澡的样子,头发还湿漉漉的,五官颇为硬朗。他光着上身,像是在刻意秀他的胸肌和腹肌,但不得不承认确实挺赏心悦目。

前几天还在冷战,蒋少琰一时想不出什么话,生硬地回了句:“什么事。”

邹锐嬉皮笑脸的:“我知道错了还不行吗宝贝儿,我就没对谁这么低声下气过,你是头一个。”

说得好像他还挺委屈挺深情。

“锐哥,以后别那样,我这人不吃硬的。”

蒋少琰给了他一个台阶下,自己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靠在床头,不经意间领口扯大了,露出一片白皙的皮肤。

邹锐被这声锐哥叫得有些飘飘然,瞧见蒋少琰这副难得乖巧的模样,浑话忍不住又冲到了嘴边:

“你不吃硬的?嗯?”

蒋少琰一开始没听明白,但看到邹锐脸上揶揄的邪笑,立刻反应了过来。

“操。”

他快被这人烦死,当即想挂电话。

“别别,我开玩笑呢,有正经事跟你商量,真的!”

蒋少琰勉为其难再听一会儿:“你再胡说八道,我他妈直接拉黑你。”

邹锐相信他说到做到,忙不迭地说出这通电话的真正来意:“我认真的,少琰,这次校庆舞会,做我的舞伴呗?”

在T大挑选舞伴是件很郑重的事,如果一个alpha与omega一同出席,那基本意味着两人确定了关系并打算公之于众,也就是宣告主权的意思。去年的舞会蒋少琰是跟同班的beta许倩出席的,他一个omega,许倩又是女生,自然不会有人认为他们俩是一对。

蒋少琰一时举棋不定,换作以前,邹锐确实是他理想的舞伴选择,可现在,他却莫名地想起那只傻狗。

“行不行?”邹锐又问,“你要是不答应我可答应别人了啊,哥很抢手的。”

蒋少琰不屑这种激将法:“哦,那你去找别人好了。”

“别啊,我瞎说的,哥就想找你,带你去最有面子,答应我嘛。”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