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1/2)

周一一大早的课,蒋少琰惯例打着哈欠踩着点进教室。

alpha界的八卦王柳函立刻凑了过来:“让哥看看脖子上有没有爱的印迹——靠,怎么什么都没有?”

蒋少琰一巴掌把他的咸猪手拍开:“滚,当心我去你家那位面前告你性骚扰。”

柳函:“哈哈哈,我和我家晓晓根本没把你当omega。”

罗永恒和许倩也围了过来,他们两个是beta,对信息素气味没那么敏感,但也察觉到蒋少琰身上并无alpha的气味。

“不是说那个alpha前天就住进你宿舍了吗?什么也没发生就算了,怎么一点味道都没沾上?”许倩问。

蒋少琰突然笑了:“你们好像很期待发生什么?”

三人被这毛骨悚然的笑容吓得心里一凉,正逢上课铃响,急忙回了自己座位。

蒋少琰撑着头听课,困意又有点上来了,往嘴里扔了颗强劲的薄荷糖才稍微清醒些,眼睛盯着老师的投影屏幕,可脑子里却开始不着边际地想其他事。

汪哲说自己信息素几乎没味道还真不是谦虚,同住了两天,蒋少琰丝毫没闻到过他的信息素。

按理说这个易冲动的年纪,就算刻意压着,男性alpha和omega早上的时候多多少少会释放出一些,蒋少琰是因为用了抑制剂才没味道,难道汪哲也用了?

不,应该不是。

虽说市面上有各种专门的alpha抑制剂,但通常是给有精神疾病或者身体机能紊乱的alpha使用的,防止他们乱放信息素。还有些独身主义的alpha也会用一种抑制剂,只要不与omega结合一辈子都有效。正常健康的alpha能自由控制自己信息素的收放,也不像omega那样有固定发情期,根本不需要用抑制剂。

所以,汪哲应该是天生信息素淡薄。

可以说是非常惨了。

alpha的信息素就像雄孔雀的尾屏羽毛,越漂亮越硕大的尾屏越能吸引配偶,没有哪只雌孔雀愿意跟尾屏光秃秃的雄孔雀交配,A和O之间也是如此。

说得粗俗点,alpha信息素强不强,直接决定了omega在床上爽不爽,能不能有安全感满足感,会不会身心臣服。

蒋少琰知道自己的信息素属于浓烈型,所以退一万步讲,哪怕他喜欢汪哲,也不可能跟他在一起。因为倘若得不到同等或者更强的信息素中和,还是一样会被发情期折磨,饱受痛苦。

像汪哲这样的alpha,大概只能找个beta过日子了。

蒋少琰烦躁地抓了抓头发。他担心这么多做什么,反正只要对方不死脑筋一个劲儿纠缠他就行。

然而汪哲还真的是个死脑筋。

下午体育课,蒋少琰刚进操场,想找个篮球架练练手,就看到塑胶跑道边上站着一群学生,人群之中有个高个子挺显眼,可不就是他的新室友么。

午后的太阳光线有些灼眼,蒋少琰眯起了眼,随意打量了下不远处的汪哲。

他的头发在阳光下偏深棕色,不是亚洲人的纯黑,不笑的时候杵在那儿还挺有气势。

走在蒋少琰身旁的柳函见他步伐慢了,顺着他的视线望过去——

“我说你看什么呢,原来有个大帅比啊。”

柳函也一眼就注意到了汪哲,按体格来看这应该是个alpha,立马来了劲儿:“感兴趣?哥给你去打听打听?”

蒋少琰:“我室友。”

柳函:“?!”

蒋少琰收回视线朝篮球架走,柳函从后边追了过来,不可思议道:“我的琰宝哎,这样的你都瞧不上?那你想找个怎样的啊?”

蒋少琰瞬间一记凌厉的眼刀甩过来:“你再喊一遍试试?”

柳函连忙收起这个爱称,却还是忍不住好奇:“说真的,我觉得这个小学弟看着还不错啊,不考虑一下?”

蒋少琰:“太弱,排除。”

柳函:“……”

能让蒋少琰觉得够强的alpha,估计全校也就那么十来个,而且基本都名草有主了。

“你真要吊死在邹锐这一棵树上?他也没那么好吧。”柳函不太喜欢邹锐,总觉得他不是值得托付一生的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